凌晨上朝去哪儿吃饭?讲讲紫禁城里路边早点摊!

  • 时间:2019-12-18 23:01:22
  • 浏览:12175
  • 来源:早间新闻
凌晨上朝去哪儿吃饭?讲讲紫禁城里路边早点摊!



在京城做官,就免不了定时上朝打卡,虽然皇帝一般都在卯时(五点-七点)后才开始理政,但碰上个别爱早起的(比如雍正),没事爱住个远处的(想想颐和园),再算上赶路、列队、等传的消耗,上朝的时间只能早之又早,所以要是赶上朝会,怎么着也得凌晨一点就往紫禁城里赶。



当然,上朝时间早不光是清朝一个朝代的问题,大明也差不多,明初的大诗人高启就写过一首《早至阙下候朝》,“月明立傍御沟桥,半启拱门未放朝”,月亮还亮着呢就上赶着跑到紫禁城门前候着,离宫门启钥还有很久,这番滋味恐怕不好受。

当然,大明的官员比起清官来还是有点福利的,明代的紫禁城整晚都有宫灯照明,直到后来魏忠贤擅权才废除了宫灯,清朝把魏忠贤这一套学了过来,除了大门和朝房,紫禁城四处严禁灯火。

凌晨站在紫禁城,真真儿的是伸手不见五指,所以有清一代,颇出了几个倒霉鬼,黑地儿里一个不小心掉进了御河里,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好了,言归正题,我们还是来说说紫禁城的早点摊儿的事吧。



由于上朝时间实在太早,个别大员或许还能提前吩咐下人们提前备饭,但多数京官这个点都在家里找不到什么饭吃,不过也没有在家里备饭的必要,毕竟紫禁城里就有现成的早点摊儿。

故宫的景运门和隆宗门之间的区域,叫做天街,这是进入禁门-乾清门的路径,朝会前自然不得入内,所以大臣们的准备工作都是在这里完成的,这让内务府和部分太监们看到了商机。

因为律令里并没有禁止在紫禁城外经商设点,那会儿也没城管这一套,太监们打点打点官员,找找厨子、小贩就这么在隆宗门外把早点摊子给开起来了。早点摊子卖的是什么呢?凑巧步军统领衙门的寿森给它写过一首词:“前朝忆,忆得出隆宗。苏造肉香麻饼热,炒肝肠烂杏茶浓。铺猷日初红。”


隆宗门正门,门前的牌匾上至今仍深深地镶嵌着一枚箭头,猜猜是为什么?


这首词简直堪称报菜名。(杏仁茶最初只是磨碎的甜杏仁加糖或奶或米浆冲泡而成,后来渐渐地加入了各种配料,因为喝起来无需调羹,所以才有茶名,配图是如今所谓的“宫廷杏仁茶”,百年前的大臣们并喝不到这么“奢侈”的东西)

苏造肉、芝麻烧饼、炒肝、卤煮、杏仁茶,都是挺经典的北京小吃,苏造肉可能现在不太常见,《燕都小食品杂咏》注:“苏造肉者,以长条肥肉,酱汁炖之极烂,其味极厚,并将火烧同煮锅中,买者多以肉嵌火烧内食之。

有说这是后来卤煮火烧的前身。说到这个,不知道当时早点吃卤煮的大臣会不会随身带一把茶叶清清口,要不然上朝奏事一开口,那味道想必极美。(苏造肉如今很难见到了,它几乎已经完全被卤煮火烧所代替)



不过,京官那么多,早点摊子未必能满足所有人的需要,毕竟是在紫禁城里,再没人管也不能浩浩荡荡地开个连锁店不是,而且京官们品阶不一,都凑一块儿吃饭有时候也比较尴尬,所以很多京官也会选择在宫外吃早点,东华门外的小吃市场是他们最热爱的食堂。

比起隆宗门外的早点摊,“东华门食堂”的口味就更丰富了,粳米拿小石磨碾成浆子熬出来的甜浆粥、黄花木耳卤的老豆腐、高汤馄饨、豆汁儿焦圈、螺丝转儿油炸鬼...(豆汁儿、烧饼配焦圈,再来一份“棺材板儿”大腌咸菜,虽然不体面,但绝对是经典搭配)

凌晨朝服顶戴的大臣们蹲街上喝碗馄饨,吃个豆腐脑,互相交流交流朝中八卦,想想这画面倒真是十分有趣。


(70年代电影《倾国倾城》中官员们上朝前在东华门吃早点的样子


军机处一景,紫禁城里管饭的机构不多,军机处三餐齐备,还给夜宵

当然,这些早点摊毕竟还是中下层官员之选,军机大臣、大学士之类考虑到身份一般不会去这里吃饭,虽然朝廷并没有普遍的早餐供应,但给军机们开个小灶还是可以的。

例如军机处就常年供应三餐给值班的大臣们,早餐通常是数盘油条、烧饼和各色点心,虽然比不了外面早点摊的丰富,但是坐在暖房里,悠闲地喝杯茶吃根油条,也还算不错。

最后,关于紫禁城内的早点,有一个传奇人物不得不提一下,太监们之所以能在紫禁城卖早点,一是钻了制度的空子,再者也是因为紫禁城安保极严,各个区域都有严格的品级限入规定,出行必须要靠腰牌验证身份,外人根本就不可能进来抢生意。



但没想到的是,咸丰年间有个叫王库儿的农民,有天在大栅栏做小买卖时捡到了一块宫内的腰牌,巧的是这块腰牌上对于形貌的描述和他非常相似,所以他居然揣着这块腰牌就跑紫禁城观光去了。

侍卫们并没有发现王库儿是假货,就把他放进去了。这番成功让王库儿胆子大了起来,他开始经常跑去紫禁城里,然后不知道哪天,他想到了一个赚钱的主意,卖馒头。

也许是因为宫里的早点摊味道不怎么样,当然也因为王库儿的馒头做的特别好吃,所以不光上朝的大臣们会买,宫女、太监都是他的顾客,一大筐馒头天天被人哄抢,他靠着一个假身份在宫里卖了整整一两年的馒头,好好赚了一笔。



然而,咸丰三年,他终于遇见了城管——一群新来的侍卫,本人连同馒头被当场擒拿,搜出的腰牌也找到了真正的主人,这场“馒头案”的结局到底如何,史书未载,有说王库儿连同有关人等被迅速问斩,也有说起在后来的慈安太后的关照下,只是被责打100棍,随后轰出了宫去。

但无论如何,在王库儿被缉拿后,紫禁城的早点摊又回复了垄断专营时的平静,当大臣们嚼着太监和苏拉们做的烧饼时,不知道会不会思念那个硕大的柳条筐里雪白的大馒头。

更新时间:2019-12-18 23:0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