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岸英表舅向三立同志回忆毛主席的亲切接见

  • 时间:2019-12-18 23:05:23
  • 浏览:18206
  • 来源:热点新闻
毛岸英表舅向三立同志回忆毛主席的亲切接见

前些年,我在北京文化市场,从某出版社处理的一堆资料中,意外发现有杨开慧表弟向三立(杨开慧舅父向理卿之子)同志回忆与毛泽东同志于1949年11月9日会见的文章《幸福的会见》草稿,毛岸英同志给他的书信手迹,以及向三立给孙燕(杨开慧保姆陈玉英之女)的回忆霞姐(杨开慧)、孙嫂(陈玉英)的信等毛泽东亲属所回忆或提及毛泽东的珍贵资料。据悉,毛泽东亲戚中和他联系较多的舅表兄文涧泉、文运昌,姨表兄王季范,妻舅杨开智之外,就是岳母的娘家人向三立了。

幸福的会见

北方的秋天,万里晴空,一片蔚蓝,这年总感觉特别明朗绚丽,轻快,一九四九年十一月九号我清楚的(地)记得是星期六,阴历还是九月中旬,岸英来信叫我这天下午五点给他打电话,我猜想是特大喜讯,去见伟大领袖毛主席。这是渴望已久的事,现在就要变成现实了。

我按照岸英预约给他拨电话,一叫就通了。我对岸英说,你约我去那(哪)里?他说:“你不是要想见我爸爸吗?他要你今晚去,好吗?”我非常高兴的说,好极了,可不可以邀林同志也去?”他说:“只有你去,不要邀别人同去。你在机关大门口等我吧,我即刻就来。”放下了电话。

等了一小会我即去大门,见到岸英正在和传达室同志说话,见了我说道:“咱们走吧。”

我们一边说话,一边向有轨电车站走去,上电车后车向东单、东长街驰去,约20分钟就到新华门了。下了车,岸英在新华门左窗口向警卫联系了一下,向门卫打了招呼,就进了大门,沿着南海左岸前进。

正当夕阳西下,红日遁山,照耀群树,南海一片通红。树叶、鲜花、湖水互相辉映,五光十色,鸟鸣鱼跃,更觉得江山如此多娇。岸英问了我近来工作、学习、同志关系等情况。步行了十多分钟,到了一排平房庭院面前,沿途解放军同志有和岸英答话的。岸英领我到客房,他告我毛主席散步去了,要我在此稍候。说话间,外面喊:“毛主席回来了!”岸英跟着主席,还有李敏、李讷、刘思奇。毛主席满面红光,神采奕奕,主席走向客室(思奇他们走向西屋),我迎向主席,叫着主席,毛主席从容说:“你就是向三立同志,你的信我见到了。”伸出大手,我紧紧地握着主席的手。此时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心里一阵高兴,一阵辛酸,一阵难过,浮想联翩,说不出话来,热泪滚滚滴下。

主席请我坐下来,问我什么时候从湖南动身的,家中情况。我一一作了回答,同时非常沉痛的说我多久就在找咱们革命队伍,费了许许多多周折。我1938年就计划北上延安,就是杨展北上那次,可是因回家去了二天,杨展她们就动身北上,我就失掉了这个机会。那时平汉线日本进军,飞机轰炸,铁路中断。真可惜!战争关系,我二哥向复叫我去广东韶关找他的同学,从此南北分开。我到国民党政府的监务局去工作了,多可悔恨。主席温和的安慰说:“你在那里也学了技术吗(嘛),会计统计在这里也是需要的。”

毛主席问到杨老太太身体和生活。我一一回答了。他说:“杨老太太,人很诚实,宽厚。”又说:“杨开慧在狱中表现很坚决,有骨气。”又问到向明卿先生,“你叫他叔叔?”我说:是的。毛主席说:“向明卿先生是个好人,正直,谦虚。”停了一会又说:“向钧是个好同志,工作很迈(卖)力,机智,能干。”主席意味深长的说,自己离开湖南转眼已是二十二年了,他追述自己的身世:“父亲对我们很严厉,自己天一亮起床,下地,到长沙推脚运货,病了也不憩着。积累到285百元在当地放债。我反对他这一类行为,后来家庭开展斗争,愈演愈烈。我开始读孔夫子书,到五四运动后才逐渐领会马列主义。”

一会警卫负责同志进门来,坐在主席靠北面沙发上,对毛主席说东北某同志来看你,主席说请他进来吧。一位40多岁的中等身材面方耳阔同志走进来,同主席握手,同我握手。主席开始向他询问东北一些同志情况,慢慢问到经济、工业、农业、畜业、币制等情况。那个同志是副主任一类职务,汇报了情况,后来那位同志谈到主席在延安时病重,大家惦念,毛主席说那次肺炎,几乎要去见马克思了。说后我们大笑了起来了,还谈了一些建设中应注意问题,那个同志就告辞了。

警卫员来说开饭了,岸英从外回来,同到小客厅,主席坐下,我和岸英上座,李讷东边,毛娇娇(李敏)、思奇西边对席。毛主席又说,刘思奇是岸英的对象,上星期结婚。我借此机会举杯向岸英同思奇祝贺。岸英向我解释,本想邀我去玩,因(但)没有举行什么仪式,登记就是结婚,不搞旧风俗那一套。

主席谈锋甚健,说话也很幽默,饶有兴致地说出一个故事:从前有一个姓刘的和一个姓李的读书人,相对而居,经常争长论短,一天姓李的说要与刘作对联,刘当然同意,李先说上面一联:骑青牛,过涵谷,老子李。”刘即答道:“赤帝子,斩白蛇,高祖刘。”李暗忖刘有意占他的便宜,但是自己惹起的,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

李敏、李讷也喜欢对爸爸说笑,一个说爸爸胖的向(像)个瓜。一个说是一个瓜,是个瓜。主席笑嘻嘻的问,是什么瓜,瓜有好多种类。话还没有落音,小孩子们抢着说:“大南瓜,大南瓜。”一席都笑了。主席还能喝点酒,我敬了主席酒后,就告知我不善饮,吃饭了,主席仍要我喝一盅。我说已吃饭,不能再饮酒。主席说这是你在湖南的老规矩,这次可以打破这一习惯。主席身体饭量都极好,这天是星期六,为了招待客人,添了三四个菜,饭是大米饭,平日一般四菜一汤,强调素菜。当时吃的角菜、茄子炒辣椒、老倭瓜,当晚加菜蘑菇肉片、糖醋鱼、猪肉烧笋子。主席一再让大家随便吃。饭后仍到会客室叙话,岸英向主席汇报听到群众一些议论,问了宪法的一些问题,欧美资本主义宪法,苏联1936年宪法。主席阐述社会主义宪法和批判资本主义假民主,真专政。岸英又汇报师大附中老师提出《论人民民主专政》一文一些疑问,主席作了解释。

主席说到岸青身体弱,会提琴,当时还奏了几曲,演奏得很不错。主席说人各有所长,看他不言不语,奏出曲调还是幽雅,能成调,心里有文章。岸英说居仁堂今晚有午(舞)会,我们都去,邀我和岸青先走了。拐弯抹角到了居仁堂,乐队正奏南泥湾歌曲。不多时,毛主席、朱总、邓大姐都到来,全场掌声雷动。一会红绸午(舞),腰鼓午(舞),郭兰英也在座,还唱了两曲,热闹极了。接着交谊午(舞)开始,许多青年女同志到主席、朱总等首长跟前鞠躬请午(舞)。真是同志间上下(级)间感情融洽和谐,在旧社会所找不到的真实情感。

音乐停止,休息时主席又告诉我,解放战事进展迅速,贵阳不日就可解放。过两天人民日报宣布贵州解放。

一直到深夜十二点,主席准备回去休息,嘱咐岸英联系汽车送我回去,并说以后常来玩,有事可以向他反映。我们送主席,我向主席握手告别。这时全场鼓掌送主席和一些首长。

岸英、思奇和我乘小卧车回机关(九爷府)大院。她(他)们才握手分别回去。思奇告我她在新疆监狱八年,今年18岁,在师大附中上学。

我回到宿舍,陈文明已就寝,起床开房门,他问我见主席情况,我一一告知了他。先说一说主席平易近人。这样一位伟大人物,非常注意听取别人的说话,从容不迫,鼓励谈话人把话说完。他的生活非常简朴,穿的平纹白衬衣,烟色卡机(咔叽)布的长裤,磨损很重,旧的黄色皮鞋。会客室布置很简单,一张长方木桌和四周安放着的短双人、单人沙发,都是使用颇久的。他的言行一致令人信服。

我当时写了一篇见到主席(的)报道,寄给远在湖南湘潭中学的妹妹,要她润色修改,当时未回答,后来她来北京,说到毛主席会见这篇文字时,她说主席言谈不能轻易发表,宜谨慎。我觉得说得也对,就不再提此事,后来她问过我这篇文章取回去吧,我说放在你这里一样。直到去年主席逝世以后,我去她家提起让她找这篇文章。她答应去找,过了二十多天,她告诉我,她找了两三遍,确实找不到,回想了一下,是文化大革命初期叫小冶将旧的报纸书籍材料清理了一次,作了处理,作废品交回购站了,很可能随同废品送走了。我听到这一段话后,觉得很可惜,因当时主席的谈话内容非常丰富、重要,现在要回忆追叙是很难的,又无草稿可循。这是我太疏忽大意,又干错了这一件事,后悔也来不及了。

向三立

1977.6.12

(本文有删节)

更新时间:2019-12-18 23:0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