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正九年的和通泊之战有多惨烈,为什么说北京八旗家家戴孝?

  • 时间:2020-01-03 05:31:25
  • 浏览:18502
  • 来源:最快访问
雍正九年的和通泊之战有多惨烈,为什么说北京八旗家家戴孝?

和通泊之战之所以有北京八旗家家戴孝的说法,主要就是这场战役中战死的比例非常大,达到了七成。要知道清朝大战战损率基本都没有超过三成的,而且超过这个比例也基本会退军的。而和通泊一次就打残了这只军队,再加上战死的将领有些多,所以就有这种说法了。

雍正九年,傅尔丹到达阿尔泰驻守一段时间后,给雍正上了道折子,意为科布多(今蒙古吉尔格朗图)为进兵孔道,请求于此筑城屯兵。雍正同意了,傅尔丹便将驻地移至科布多。这里先说一下傅尔丹下辖兵力及将领:京师八旗兵6000,车骑营9000,奉天(沈阳)等处兵8800。巴赛为副将军,顺承郡王锡保掌振武将军印,陈泰、衮泰、石礼哈、岱豪、达福、海兰为参赞。

雍正帝根据得到的假消息,固执地认为准噶尔汗国已是风中残烛,不堪一击。所以,他说道:“天时人事,机缘辐辏,时不可失,机不可再!”而西路军宁远大将军岳钟琪更是豪情满怀地给雍正帝上了一个“王师之十胜”的奏折,岳钟琪的“十胜说”让我想起了三国时期的郭嘉给曹操献的“十胜说”。所不同的是,郭嘉的“十胜说”大获成功,而岳钟琪的“十胜说”成了东施效颦,画虎不成反类犬。

北路副将军查弼纳战死、辅国公巴赛、副都统达福、参赞大臣马尔萨、舒楞额等人战死,侍郎永国、副都统觉罗海兰等兵败自杀,最后逃到大后方科布多的残兵仅2000余人,此战京八旗多为上三旗军民,宗室勋贵后裔,均被报销,当年有流传北京八旗家家戴孝,并不是危言耸听,此战以后,雍正将东北的打牲索伦、达斡尔人纳入满八旗,就是为了补充八旗的兵源。

更新时间:2020-01-03 05:3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