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地主恶霸后代无数,后代回来祭拜,光饭菜就准备了200席

  • 时间:2019-12-18 23:23:43
  • 浏览:138
  • 来源:资讯唯一
这个地主恶霸后代无数,后代回来祭拜,光饭菜就准备了200席

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 --臧克家

对于人们来说,生死似乎永远是一个沉重的话题。人终究都将耗尽生命,离开世界。重要的是在这个世界上的时候有没有被人记住,有没有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巨著《史记》的作者司马迁曾经说过:“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便是这个道理了,那些为他人奉献,留下了价值的人自然会被人们铭记。

而那些碌碌无为或作恶多端的人,死了就只会被人忘记和摒弃。那些生前迫害别人的人死后或许会有人拍手称好,或许有人只是淡然,但很少有人会去纪念他们或者怀念。这种人的人生自然不免令人感叹是可悲的。时光流逝,四季更迭,十年,百年,千年过去,留下的只是一个被人诟病的恶名罢了。

刘文彩就是这样一个作恶多端,死后留下恶名的一个人,说到他,可能大多数人并不知道他是谁。他是民国时期川西地区著名的大地主以及商人,在当时也算是一个欺压百姓,无恶不作,典型的恶霸了,他甚至被当地民众叫作“刘老虎”,可见大家对他的憎恶和恐惧了。

他生于1887年,这样的一个年代,正是中国内忧外患并存之时,国家前途风雨飘摇,世道混乱不堪,正义的光明与腐败的黑暗正处于水深火热的对峙之中。刘文彩这样的人,只是那个世道下,军阀腐败,民不聊生的一个缩影罢了,他反射的是那个年代下,黑暗的程度足以让人绝望。

当时的刘文彩,仗着自己的弟弟刘文辉身任川军旅长的要职,横行霸道。刘文彩先后被委任为四川烟酒公司宜宾分局局长、叙南船捐局长、川南护商处长、川南禁烟查缉总处长、川南捐税总局总办、叙南清乡中将司令等职。这些职位在当时无疑赋予了他极大的财权和军权,更使得他有恃无恐,无法无天。

他敛财的方法令人发指,就是向当地人民征收各种税,还强迫他们种罂粟,不种的人便必须交“懒税”。这些做法让人民敢怒不敢言,怒的是他全然不顾人民生活艰难,早已捉襟见肘,还横征暴敛,甚至光明正大得逼迫他们种导致无数人家破人亡的鸦片的原材料罂粟,不敢言又是因为他们斗不过刘文彩的势力,毕竟他还掌握军权。

就这样,刘文彩聚敛了一大笔财富作为自己的个人财产。但是这还不是他最让人不敢置信的恶行。身为万恶的军阀走狗,他还曾抓捕和杀戮过数名共产党员,震惊全川的“五人堆”事件也是他的手笔,不得不说他的罪行罄竹难书,他完全没有任何爱国的精神,金钱和怯弱已经吞噬了他整个人,国难当头,他的行为已经让人恨到咬牙切齿了。

可是他并没有对自己已经拥有的财富感到满足,相反地,他想要获取更多的不义之财和土地好扩张自己的势力。这种情况在1931年后,更是达到了高潮。因为他与刘湘叔侄为争霸四川,矛盾日益激化,他所在的宜宾被刘湘派人轰炸,他出逃前又大肆地搜刮民脂民膏,仅两天就抢到了20万银元,紧接着他就逃回了大邑。

在他的弟弟刘文辉战败后,刘文彩离开军政界,回到了老家。这并不是他作恶的结束,相反,他更加地肆无忌惮。剥削当地农民,侮辱妇女是他的家常便饭。

他生性多情,喜好美女。所以他在当时确实凭借自己的势力强占过不少的女性。而他正式的妻子历史记录是有5位。他的第一任妻子是吕氏,她也是第一个为刘文彩产下后代的妻子,可惜在他们的一儿一女夭折后吕氏也在不久后郁郁而终了,而这并没有让刘文彩伤心半分,他又娶了第二任妻子杨仲华,而她则为刘文彩生了总共7个子女,如今现状不详。这样的功绩也 没能阻止刘文彩的花心,他在外面偷偷包养女人后,杨仲华跟他闹掰。

第三任妻子是出身青楼的凌君如,因为她长的好看又能歌善舞,刘文彩对她是尤其的宠爱,凌君如因此也享受着常人不能及的奢华,可就像每一个和刘文彩好过的女人一样,她的结局也是凄凉的,在刘文彩死后,她甚至落得了乞讨的下场,不得不令人唏嘘。

随后,刘文彩又娶了凌君如的表妹,可她并不爱他,结局也是不好的。而他的第五任妻子,王玉清,在采访中可以了解到她十分怀念刘文彩有权有势时那种奢华的生活。

因为当记者问及"你觉得解放前你跟刘文彩生活的12年,是否幸福?"时,经过解放后历次政治运动"洗礼"的王玉清仍然显出"顽固不化":"咋个不幸福嘛,过'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寄生虫'生活!"不得不感叹她是愚昧的,可悲的,她并没有关注她的丈夫是怎样一个令人厌恶的人,只是单纯享受他为自己带来的奢侈生活罢了。

刘文彩娶的五个妻子,或许都不是真心实意爱他的,只是被他强占或者贪恋他的财势罢了,这样的一个人渣,得不到爱情,似乎也是正常的。他爱的也只是自己罢了,女人只是他用来填补欲望的工具。试问,这样的一个人怎能不让人唾弃。

俗话说,人在做,天在看。罪恶滔天的人到最后当然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在横征暴敛被人唾弃和害怕了一生,1949年10月17日,62岁的刘文彩病危回安仁镇途中,在双流县地界病死。

他的一生就戛然而止,但是,似乎并没有人会对他的死感到过分的伤心,虽然他的后代很多,他们回来祭拜他的时候,甚至摆了200桌还不够,可又有多少人是崇敬他,怀念他的呢。他们只是毫无意义地祭拜一个逝世的先祖罢了。而他生前所犯下的罪过只会让他死后灵魂在地狱中煎熬。

他不是死得其所,他是死有余辜。所以在我们这一生中,我们要尽量做到问心无愧。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我们要做的是真正“活着”的人,将自己有限的人生发挥出无限的价值。

文/史海观复

更新时间:2019-12-18 23:23: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