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斋》中最荒唐的三个故事,初读让人笑破肚皮,再读却笑不出来

  • 时间:2020-01-03 10:31:20
  • 浏览:1757
  • 来源:推荐购买
《聊斋》中最荒唐的三个故事,初读让人笑破肚皮,再读却笑不出来

蒲松龄老先生的《聊斋志异》,是一部古代短篇小说集,在这本不朽之作中,讲述了很多离奇的故事,这些小故事虽然大多都涉及鬼怪狐仙,但细品之下,何尝不是作者对于当时时代的讽刺和对世人的劝谏?

今天,我们一起来看其中看似很荒唐的三个小故事,这三个小故事,初读让人忍俊不禁,再读才能体会到作者的用笔辛辣。

《聊斋志异》的第八卷,记载了一个《盗户》的故事,在这个故事中,又分两个小故事。第一个故事,讲的是在顺治年间的山东滕县、峄县地区,十户人家有七八户为盗,官府也不敢来抓捕他们,后来受到了朝廷的招抚,但是为了区别普通百姓,地方官称他们为“盗户”,凡是这些盗户与普通百姓有什么纠纷,官府往往会偏袒这些盗户,恐怕他们再次反叛,后来打官司的人,往往冒用盗户的名义,而对方则往往指出他们都假的,这样每次打官司,真真假假,曲曲折折,很难分辨,又不得不去查他们的户籍。

当时做官人的家里,很多都有狐,有一个县宰的女儿,被狐狸迷住了。县宰就请了道士来家里捉狐狸。这位道士法术高强,手到擒来,一道符贴下去,就将狐捉到了瓶之中,正在准备将这只狐狸投到火中去的时候,只听这只狐狸在瓶子里高喊:“我是盗户!”

狐化身为人,本就是荒诞不经的故事,在《盗户》这个小故事中,连颇有一些神通的狐仙,都要冒充盗户,来请求县宰的偏袒了。可见当时的官员,是多么的不公正。这对于普通百姓来说,又是什么样的不公平。

《盗户》中还有一个与此相似的小故事,章丘的漕运粮税徭役,以及征收的火耗银子,普通百姓的往往是缙绅大族或者读书人家的数倍,老百姓被逼得没办法,只能将自己家里的田地,挂靠在缙绅大族或者读书人家里。

后来有一个姓钟的县官,发现了这个问题,就上书请求革除这个弊端,得到了上级的许可。最开始,县官让大家自觉来恢复那些挂靠在缙绅大族家的田地。后来有一些无赖刁民,靠此来要挟士人,把几十年前卖给士人的土地,也说成是后来挂靠的,来找县官告状。县官也皆是袒护这些无赖,责令缙绅或者士人,将那些土地还给这些无赖。

有一个姓李的秀才,也被一个无赖告了,两个人一起到了县衙打官司。这个无赖叫姓李的“秀才”,姓李的厉声争辩,说自己不是秀才,吵闹不已。县令没有办法,就问手下的人,众人都说姓李的是个真秀才。县令就问:“你既然是个真秀才,为什么不承认?”姓李的道:“秀才先束之高阁,等争地后,再做秀才也不晚!”

有人就根据这件事,编了一个匿名状:“原告人原壤,告状是为了被人吞占田产的事。因为我年老不能当差,就将五十亩田地,在鲁隐公元年,挂靠在恶士人颜回的名下。现在功令森严,理该自首,但是这个恶人颜回却久久不肯归还我,霸占为己有,我前去说理,反而被他的老师孔子,带了恶徒七十二人,棍棒交加,打伤我的腿,又将我锁在陋巷中,天天只给我箪食瓢饮,我快饿死了,乞求大人严惩,将我的田地还给我!”

对于这样的荒唐事,蒲松龄只评价了一句话:“这件事就是盗拓状告伯夷叔齐啊!”

《盗户》中的这两个故事,讲的都是县令在问官司的时候,没有原则,没有底线,不问青红皂白偏袒另一方的事。有这样的地方官,闹出这样的笑话,彰显出的却是当地百姓水深火热的生活。

第三个小故事,是记载在第九卷的《郭安》:有一个名叫郭安的人,看见一个仆人的床铺空着,就在这个仆人的床铺上睡着了,又有一个名叫李禄的人,与这个仆人有宿怨,早就想杀死他,这天晚上就拿着刀来了,将郭安杀死了。郭安的父亲就去告状,县官道:“人家半生只有这一个儿子,你将人家的儿子杀了,如今就罚你做人家的儿子吧。”郭安的父亲只能含怨而退。

还有一个杀人的,被杀者的妻子去告状,县令非常生气,将凶犯捉拿回来之后,拍案骂道:“人家好好的夫妻,你现在让人家守寡,就将你和她匹配,让你的妻子守寡!”

这个故事,也是荒唐至极,初读之下,让人觉得县令糊涂可笑,再读之下,却让人笑不出来了,有这样的地方官,老百姓的日子可怎么过?

更新时间:2020-01-03 10:3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