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记忆:新一军老兵滇缅抗战回忆录(7)

  • 时间:2019-12-18 22:14:29
  • 浏览:1147
  • 来源:主播介绍
山河记忆:新一军老兵滇缅抗战回忆录(7)

第一章:民国孩童时代太平南路因位于清代太平门之南,故民国8年(1919) 拆城建马路时称太平南路,1966年改称人民南路。

文化政治

在小孩子眼里,文化就是看电影、看大戏、听留声机和翻公仔书。

  电影是新鲜事物,小孩子最喜欢。广州有好几家电影院,其中“新华”属于高档类,堪称广州招牌,主要放新片子。“中兴”豆泥(简陋)点,一般放旧片。那时看的都是无声片,银幕上黑白画面在动,不时会打出字幕,但很多人不识字,放映机旁边就坐着一个人解说:“那,甘呢位先生就系查视龙,呢位姑娘叫做邬丽珠…”电影票每张从一毫子到五毫子不等,视影院档次高低和电影片子的新旧。我三叔是警察长官,进去不收门票,他有时带我们去白看,但这种机会不多,我们常常还得用自己的私房钱去看。

新华、新亚大酒店今日尚存,位于广州市人民南路

  看戏主要是粤剧,没有电影那么吸引小孩子,我们从不自己掏钱,都是跟着大人去。我三叔经常带我们到西瓜园去看大戏,西瓜园在长堤附近,听说以前是一片西瓜地,后来拆掉建起了戏园,仍然叫旧名。我在这个戏园里第一次看到“警察弹压座”,觉得很得意,哪里想得到几年后自己要经常坐在那里。听三叔说,弹压座主要是维持戏园子的治安,同时也防“大天二”——流氓无赖来捣乱。我们都喜欢跟着三叔去白听戏,但奶奶却不愿意,说那里人多混乱,怕小孩子跑丢了,又怕大天二来绑票。

三十年代,西瓜园罗隐子布景前,粤剧学员在排练。

太平南路有多家著名酒店

大北直街上原来的府台衙门建成了一个净慧公园,里面有个“民众教育馆”,类似现在的文化馆,组织各种展览和民众文化活动,如教唱新歌、排演粤剧和文明戏等。小孩子最喜欢去那里玩,看热闹只是其次,主要因为里面设了个儿童阅览室,有免费的公仔书看。这些书经过无数调皮仔的脏手,被翻得融融烂烂不算,还没头少尾中间缺页,漂亮的图画都被偷偷地攠(撕)走了。

太平南转向长堤路口牌楼

收音机和留声机都属非常时髦的物品。我家有台矿石收音机,是三叔用各种元件自己组装的,每天一开,就吸引了一圈细佬。收音机播出节目的开场白总是:“这里是广州特别市广播电台”... “特别市”是个什么东西,小孩子不明,相当于现在的直辖市吧?我家租客中有个是南洋来的华侨,他有留声机,经常放一些流行粤曲,如张月儿唱的《一代艺人》,我听了几次就跟着唱:“情海翻波澜,有声无影也枉然...”我奶奶到处炫耀:我的孙仔好叻(好能干),会唱大龙凤!

太平南与一德路交界陆羽居茶楼

  政治应该就是“赤党”吧。我奶奶和母亲这些家庭妇女在聊天说古的时候,经常提到“打红带友果阵(那时)如何如何....”我起初一头雾水,“红带友”系什么东东?后来才知道,就是举行广州起义的共产党人——当时官方管他们叫“赤党”,因为他们脖子上都绑了一根红布带,广州市民就称之为“红带友”。她们说,红带友失败后,街上抓人抓得厉害,脖子上有点红色印记的都被拉去坐监(牢),。。。。。(以下省略五千字,只看图,不说话。。。)

广州起义时的广东省会公安局

陈济棠下野后,余汉谋当省主席,各方面明显差了。四乡的“大天二”开始作乱,经常听到绑票的消息。粤军大佬李福林,被革命招安前,曾经是著名的土匪。他花名“李灯筒”,传说当绿林好汉时,将煤油灯筒插在腰间,外面蒙上衣服冒充手枪打劫,因此得名。他的兵战斗力最差,又没文化,打起仗来只会喊:“踎低踎低,屎忽向西”(趴下趴下,屁股朝西)!

绿林出身的民国第五军军长李福林(花名“李灯筒”),兼广州市市长,参加镇压过广州起义。

  西安事变的消息,我也是在报栏上看到的。家里订不起报纸,在街上报栏看报纸是我知晓天下大事的主要途径。有个姨妈住在珠光街,我从莲花井到她那儿,要经过吉祥路、永汉路、中山五路,在致美斋转弯进入文德路、文明路、万福路。万福路附近有个报栏,我每次路过都要去看。有一天早上看见报栏里报纸的大标题非常醒目:“张杨兵变,委员长蒙难”。我不大明白其中的意义,只是隐约感到,事情不妙。

(长篇纪实回忆录,感谢您的关注,转发更给力。,您的支持是我定时更新的最大动力。)

更新时间:2019-12-18 22:14: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