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临摆脱了干预,到大权独揽都经历了什么

  • 时间:2020-01-03 05:56:40
  • 浏览:15365
  • 来源:午间新闻
福临摆脱了干预,到大权独揽都经历了什么

六岁的福临没有能力处理朝政,国家大权实际上掌握在多尔衮手中。早在崇德八年十二月,多尔衮就曾宣布,由他自己“身任国政”。他要求各部尚书、侍郎和都察院听命于他,否则决不宽恕。他规定各衙门办理事务,凡是向皇帝上奏或要记入档案的,一律先启知于他。

这样,多尔衮便独掌了朝政,称摄政王,辅政大臣之一的济尔哈朗也只好退居第二。为了尊崇多尔袭的地位,顺治元年一月,礼部议定了摄政王的各种仪礼,规定其它各王不得平起平坐。多尔衮实际上享有了皇帝的尊荣和权力。定鼎北京以后,多尔衮表面上对年幼的福临帝很尊重,内心深处却时刻凯觎着皇帝的宝座。多尔衮为什么会这样呢?

原来,多尔衮是努尔哈赤的第十四子。据说,努尔哈赤死时曾有遗言:让多尔衮继位,二子代善辅政。但是,当时多尔袭只有十五岁,代善也很软弱,努尔哈赤的汗位就被八子皇太极夺去了。多尔衮的母亲也被皇太极逼迫殉葬而死。皇太极死后,由于豪格和一些大臣的反对,多尔衰又没能继承帝位。对这一切,他一直耿耿于怀。福临当了皇帝后,多尔袭并不把这个小皇帝放在心上,就是很自然的事情了。

正因为如此,在福临入主中原、君临全国以后,多尔衮对福临采取漠不关心的态度,不注意在各方面对他进行教育。当时,都察院承政满达海、给事中郝杰等人,曾几次向多尔衮上疏,请求选择博学多闻的人给福临讲课,让他学习各方面的知识,为今后独立地处理国事准备条件。多尔衮总是以福临年纪还小为辞,一回绝了。不久,大学士0冯铨、洪承畴等人又联名上疏指出:“皇上已经熟悉了满文,但对修身、治国、平天下的《六经》

还未曾接触。以后日理万机,需要懂得汉文,明白汉书,才能做到上意下达,下情上通。请选择满汉词臣,在早晚给皇上讲课。”对这一建议,多尔衮仍是不管理。此后,大臣们再也没人提对福临教育的问题了。

年幼的福临既然不能专心学习,就只好把时间消磨在戏游之中。他像所有的满族少年一样,非常喜欢骑马、射箭和打猎。他常常到北京南苑猎取野兽。他十岁那年(公元1647年),在大队人马的护卫下,第一次出张家口,到长城以北打猎。

十四岁时,他又一次出独石口,到蒙古草原围猎,骑马逐兽给他带来了无穷的乐趣。当然,他有时也会表现出非常沮丧。当多尔袭的心腹有意把他引上群山密林中的险峻小道,他不得不下马步行,当引起一些人奚落和嘲讽的时候,他的心里是很难受的。他意识到这些随从所以敢嘲笑他,是因为多尔袭的缘故。

多尔袭为了控制福临,不经福临同意,就决定以科尔沁蒙古卓礼克图亲王的女儿为皇后。此外,多尔衮还进一步培植私党,排斥异已,独搅大权,以致当时许多人只知道有摄政王,不知道有福临帝。多尔衮的王府宏伟壮丽,比皇官还有气魄。他经常穿皇帝的服装,以“皇父”自居。

福临的母亲孝庄太后看到自己儿子的帝位受到严重威胁,心中非常着急。她为了笼络和控制多尔袭,巩固自己和福临的地位,便按照满族父死则妻其后母、兄死则妻其嫂的习俗,下嫁给多尔袭。孝庄太后这一含有政治目的的行动,一定程度上阻止和延缓了多尔袭夺取帝位的行动。多尔衮虽然娶了孝庄太后,但是,随着岁月的流逝,他对孝庄的感情日益冷淡。多尔衮曾背着孝庄太后,以出关打猎的名义,秘密迎娶了朝鲜的一个公主。他还设法谋害豪格,霸占了奈格漂亮的妻子。谁知,就在多尔衮志满意得的时候,煦治七年公元1650年)十二月初九日,他突然咯血,病死在塞外的喀喇城,时年三十九岁。

多尔衮突然死去,使福临摆脱了干预,亲政的时间意外地提前了。就在福临积极准备亲政的时候,英亲王阿济格利用多尔袭发丧之机,阴谋策划两白旗大臣,企图夺取国家大权。一时间,福临面前的帝王之路又变得如此艰险、曲折,幸好阿济格为人暴戾,不得人心,两白旗大臣不但不执行他的命令,反而告发了他的阴谋。阿济格最后众叛亲离,束手被擒,被幽禁在自己的王府中。

顺治八年(公元1651年)正月十二日,十四岁的福临在太和殿宣布亲政。二月十五日,正白旗大臣苏克萨哈与睿亲王府护卫詹岱首告多尔衮生前曾准备篡夺帝位。于是,在郑亲王济尔哈朗、巽亲王满达海等人支持下,福临颁布诏书,削去多尔袭死后追封的“成宗义皇帝”尊号,抄没他的家产。

同时,福临还命令毁掉多尔衮的坟墓,把多尔衮尸体挖出来,先用棍子打,后用鞭子抽,最后砍掉脑袋,暴尸示众。多尔衮的亲信党羽有的被处死刑,有的受到贬黜。这一切,反映了福临对多尔袭生前擅权和挟制自己极为不满的情绪。

两年以后,福临又废掉了皇后,即科尔沁蒙古卓礼克图亲王吴克善的女儿博尔济吉特氏,因为她是多尔衮生前做主确立的。

福临亲政的时候只有十四岁,老臣济尔哈朗欺负他年幼,便步多尔袭后尘,开始对朝政进行干预。济尔哈朗是努尔哈赤的亲径,十三岁时父亲舒尔哈齐病死,由伯父努尔哈赤收养。他跟随努尔哈赤南征北战,立有不少战功,皇太极称帝后,被晋封为和硕郑亲王。

福临亲政时,济尔哈朗是清朝开国剩下的唯一宗室元助。就是因为这一原因,虽然济尔哈朗已经没有辅政之名,但是,他却利用多尔袭之死,很快把处理日常政务的权力抓到手中。福临虽尚未成年,但在多尔衮辅政时,经历的坎坷很多,有些早熟。

鉴于多尔衮的教训,福临不允许任何人涉政,对济尔哈朗的干预,当然也不能允许。于是,顺治九年(公元1652年)正月,福临颁布一道上谕,命令内三院,凡今后一切章奏,要全部呈给皇上阅览,不必先告知郑亲王。

就这样,福临把大权抓到了自己手中。济尔哈朗看到形势已变,认为自己再坚持也无济于事,甚至可能会重蹈多尔袭的覆辙,便不再从中干预。

福临掌握了朝政大权,开始认真处理国事。他为了克服阅读汉文奏章的困难,也为了从中国历代帝王那里吸取统治经验,便发奋读书,认真学习。他每天早晨至中午处理国事,接见大臣,商讨各种问题,午后到晚上,就孜孜不倦地刻苦攻读。

有时他五更起床,阅读典籍,到太阳东升、天色大亮,仍朗朗不绝于口,直到能够背诵,方才停止。他读书的范围非常广泛,甚至刚刚刊印出来的《西厢记》、《水浒传》,也不漏读。福临读书很仔细,常常写批注,据说,他就这样认真苦读了九年,从先秦散文到唐宋诗词,从汉魏小说到元明话本,无不涉猎,对历代兴亡盛衰的历史尤其注意。此外,福临还喜欢作画,他所描绘的山水图,清新典雅,很有宋代画家的韵味。

更新时间:2020-01-03 05:56: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