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高窟的王道士,我们是否真的错怪你了?

  • 时间:2019-12-18 22:51:41
  • 浏览:1444
  • 来源:上升最快
莫高窟的王道士,我们是否真的错怪你了? 甘肃敦煌莫高窟,又名千佛洞,坐落于河西走廊、丝绸之路上;与山西大同云冈石窟、河南洛阳龙门石窟、甘肃天水麦积山石窟并称为中国四大石窟。


此外,在丝绸之路上还有许多石窟,形成了丝路石窟走廊,绵延千里。新疆柏孜克里克石窟、克孜尔石窟、库木吐喇石窟,甘肃除了莫高窟、麦积山石窟之外,张掖马蹄寺石窟,武威天梯山石窟,永靖县炳林寺石窟,肃南马蹄寺石窟,酒泉文殊山石窟,平凉南石窟寺、庆阳北石窟寺,武山县水帘洞石窟,甘谷县大像山石窟、华盖寺石窟,武山县木梯寺石,西和县法镜寺石窟、八峰崖石窟,武山县禅殿寺石窟等百余座石窟。


然而,丝绸之路上最著名的石窟要数敦煌莫高窟,它被誉为20世纪最有价值的文化发现、“东方卢浮宫”。敦煌莫高窟,又称千佛洞,位于敦煌东南的鸣沙山,它和龙门石窟,云冈石窟并称为我国三大石窟艺术宝库,也是世界上现存规模最大,内容最丰富的佛教艺术圣地。1900年5月26日,敦煌莫高窟下寺道士王圆箓在清理积沙时,无意中发现了藏经洞,并挖出了公元四至十一世纪的佛教经卷、社会文书、刺绣、绢画、法器等文物4万余件。


就是这样一座艺术宝库却在晚清时期,由于清政府的腐败无能,加之西方列强的文化侵略,莫高窟遭遇了中华文化史上空前浩劫。说到莫高窟的文物流失,我们不得不提到王道士。余秋雨先生的散文集《文化苦旅》,里面一篇文章《道士塔》着重记录了一个民族罪人王道士,他贩卖珍贵的壁画给英国强盗斯坦因。读完真是义愤填膺,恨不得我早生一百年拦住强盗的车子,把我们珍贵的遗产拼了命也要抢回来,接着再痛斥这个老道,痛斥他怎么就没有一点民族尊严?相信大家跟我一样初读他的时候,每当读到文物流失,无不让人咬牙切齿。以至于今天我们的莫高窟研究人员,还要低声下气的漂洋过海去大英博物馆,隔着玻璃罩子限时拍照录像。而还有些孤本经文,已经被私人收藏,石沉大海,难觅踪迹。

而到底真相是什么呢?据记载,王道士(1849-1931) 湖北麻城人。本名王圆箓,一作元录,又作圆禄。家贫,为 衣食计,逃生四方。清光绪初,入肃州巡防营为兵勇。奉道教,后离军,受戒为道士,道号法真,远游新疆。约光绪二十 三年(1897)至敦煌莫高窟,在窟南区北段,清理沙石,供奉香火,收受布施,兼四出布道幕化,小有积蓄,乃于莫高窟第16窟东侧建太清宫道观,即今“下寺”。

王道士,本名王圆箓。


1931年这位受谴责的老道士去世了,葬于莫高窟庙前大泉河东岸,去世前他疯了,曾拟重修第96窟大佛殿九层楼事未竟。但是奇怪的是他贩卖文物的说法却是我们国人自己说的,买走文物的斯坦因反倒在他的回忆录《斯坦因西域考古记》中描述:他是怎样绞尽脑汁,欺骗这位老实巴交的文盲老道,用银五百两骗买经卷五百七十余件。

一般来讲,我们不能相信强盗逻辑。如果是心甘情愿,那么王道士兢兢业业,辛辛苦苦几十年为何?如果不是被骗,道士晚年为何疯掉?个中辛酸,一人品味,旁人怎能理解?

让历史重回1990年6月26日,藏经洞发现之后,王道士尽了最大的努力,做了他应该做的一切。


首先,徒步行走50里,赶往县城去找敦煌县令严泽,并奉送了取自于藏经洞的两卷经文。王道士的目的很明确,就是为了引起这位官老爷的重视。可惜的是这位姓严的知县不学无术,只不过把这两卷经文视作两张发黄的废纸而已。

1902年,敦煌又来了一位新知县汪宗翰。汪知县是位进士,对金石学也很有研究。王道士向汪知县报告了藏经洞的情况。汪知县当即带了一批人马,亲去莫高窟察看,并顺手拣得几卷经文带走。留下一句话,让王道士就地保存,看好藏经洞。

两次找知县没有结果,王圆箓仍不甘心。于是,他又从藏经洞中挑拣了两箱经卷,赶着毛驴奔赴肃州(酒泉)。他风餐露宿,单枪匹马,冒着被豺狼攻击与匪患的危险,行程800多里,才到达目的地,找到了时任安肃兵备道的道台廷栋。这位廷栋大人浏览了一番,最后得出结论:经卷上的字不如他的书法好,就此了事。

几年过去了,时任甘肃学政的金石学家叶昌炽知道了藏经洞的事,对此很感兴趣,并通过汪知县索取了部分古物,遗憾的是,他没有下决心对藏经洞采取有效的保护措施。

直到1904年,省府才下令敦煌检点经卷就地保存。这一决定和汪知县当初的说法一样,都是把责任一推了之。王圆箓无法可想,又斗胆给清宫的老佛爷写了秘报信。然而,大清王朝正在风雨飘摇之际,深居清宫的官员哪望能顾得上这等“小事”。王圆箓的企盼如泥牛入海,杳无音信。

1907年,斯坦因到来,他通过宗教精神的交流将王道士俘虏了。斯坦因说:“道士之敬奉玄奘,在石窟寺对面新建凉廊上的绘画有显明的证据,所画的都是一些很荒唐的传说……我用我那新学的很有限的中国话向王道士述说我自己之崇奉玄奘,以及我如何循着他的足迹,从印度横越峻岭荒漠,以至于此的经过,他显然是为我所感动了。”

当时王道士把经卷卖给斯坦因有三方面的原因:一是在长达7年的时间里,他多次求助官方予以重视,而且是逐级上报,但无人过问,致使他灰了心。二是为了完成他的宏愿,清扫洞窟,修建三层楼,架设木桥。三是唐玄奘沟通了他们的思想,斯坦因这个探险家追求事业的精神感动了他。因此他虽则思想极为矛盾,极不愿意外国人将这些文物带走,但在无奈的情况下,也只好让了步。

当斯坦因把敦煌文物宣传于全世界之时,当庭官员这才懂得了其重要价值,但他们不是考虑如何地保护它,而是千万百计窃为己有。因此,一时间偷窃成风,敦煌珍本卷子流失严重,这是敦煌珍本卷子自发现以后最大的劫难,后来连醉心于壁画的张大千也加入了破坏的行列。

1910年清政府作出决定,把剩余的敦煌卷子全部运往北京保存。在运送的路途中,几乎每到一处都会失窃一部分。

大量经卷的散失,曾经使王圆箓感到非常痛心,因为藏经洞是他发现的,多年来在他保管期间从未发生过无故大量散失的事,官方如此掠夺,又如此贪心,使他感到极大的愤慨。所以,当1914年斯坦因第二次到莫高窟后,王圆箓对他说了一段令人深思的话,《斯坦因西域考古记》是这样记述的:“说到官府搬运他所钟爱的中文卷子致受损伤,他表示后悔当时没有勇气和胆识,听从蒋师爷的话,受了我那一笔大款子,将整个藏书全让给我。受了这次官府的骚扰之后,他怕极了,于是,将他所视为特别有价值的中文写本另外藏在一所安全的地方。”

我想敦煌文物的流失不应该把责任归因于任何个人,那是历史对整个中国的嘲讽。我们不能以一个完人的标准去审视王圆箓,他在那个时代其实真的很平凡。或许只有把他放在当时的历史情境中去理解,才能得出客观公正的评价。

王道士,身为道士,却成为佛教圣地莫高窟的保护神,四处奔波,苦口劝募,省吃俭用,积攒钱财,用于清理洞窟中的积沙。为保护莫高窟,他向各级官员求助,甚至冒死向慈禧上书。他把文物卖给斯坦因等人,所得钱财全部用于保护洞窟。即使是卖出的文物,也在各国博物馆得到了妥善保存。”而讽刺的是那些遗失的,从此石沉大海,杳无音讯。

更新时间:2019-12-18 22:51:41